问渠哪得清如许

首页    情系宽城    问渠哪得清如许
_365bet真人开户_365bet在线娱乐场_外国的365bet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北大天津校友会考察引滦入津上游水环境保护纪行


  记者:杨宇良

  从河北承德宽城潘家口水库起始,穿唐山市迁西县大黑汀水库,再到天津蓟县于桥水库,每年10亿立方米滦河水经234公里引水管线送抵天津,解决1400多万天津市民的饮水问题。而如今,城市水源地正受到尾矿扬尘、挖山取石、网箱养鱼三大问题困扰,水源地和沿线地区的周边生态环境堪忧,导致水体受到严重污染,威胁到下游上千万群众的饮水安全。为了进一步推动引滦入津上游水环境保护工作,北大天津校友会考察组踏上了前往宽城的民间破冰之旅。

  缘起:水源污染的顽疾

  2天,驱车往返700多公里,北大天津校友会考察组一行9人,饮水思源,溯流而上,来到了引滦入津工程水源地——河北省宽城县与迁西县境内的潘家口水库,开启了一次富有建设性和特殊意义的民间破冰之旅。去年,在庆祝引滦入津工程30年周年之际,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曝光了天津于桥水库的水污染现状,场景触目惊心,问题发人深省。1400万天津市民的饮水安全,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倒逼改革,改革破解难题。央视报道引滦入津水质受污染之后,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有关部门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并采取处置措施,组成联合工作组赶赴现场,调查引水污染问题。天津市水务局、蓟县人民政府派出执法巡查队伍,对于桥水库上游入库河道及库区周边污染源开展集中清理整治。然而,治理显然不应只是行政命令,更需要依法推进。早在2002年,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就出台了《天津市引滦水源污染防治管理条例》。然而,十多年过去了,执行不力,监管缺位的问题依旧存在。针对于桥水库现状,天津市人大常委会组织了多次视察、调研,代表、委员分别从不同角度剖析了水源地保护的相关问题,并在逐步推进立法、监督层面的整改落实工作。随着调研的深入,大家发现,这个水源地保护牵涉到历史遗留、政策调整、经济转型、民生安置等多个方面的问题,亟需津冀两地携手共同开展工作,研究建立长效机制,破解突出问题。一年来,天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肖怀远、副主任李亚力、张俊芳先后三次来到潘家口水库-大黑汀水库等地,实地考察引沿线水质和环境保护情况。水源地保护成为被频频提到的热点难点问题。立意:校友会破冰之旅

  在加快建设美丽天津、全面深化改革、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关键时期,如何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省际之间关于水源地保护的问题,不仅需要政府层面的沟通协商,更需要民间组织社会团体的交流合作。而这正是北大天津校

友会此行的初衷和目的。“我们应该认真了解当地的实际需求,结合我们校友会的资源能力,切实帮助他们转型升级,为保护好我们的水源地做点实实在在的贡献。”高绍林会长朴实真挚的话语,既道出了校友会广大校友的心声,也阐明了此行的重大意义。同时,此次活动也得到了天津市有关领导同志的肯定与支持。在政府交往沟通的渠道之外,北大天津校友会开辟一条民间互通互助的路径,无疑为水源地保护这个严肃命题开辟了新的思路。经过与水利部海河管理委员会、天津市环保局负责同志联系沟通,北大天津校友会获得了沿线有关单位的大力支持,并确定了考察引滦入津上游水环境保护的主题。其间,宋金链秘书长承担起了与相关单位联系的任务,针对日程安排、行车路线、考察项目等做了精心的准备和周密的安排,并通过微信等方式将相关信息通知到人。8月1日,考察小组正式成立,由高绍林会长挂帅,成员包括王玉昌、郭俊杰、韩慧英、赵保东、王庆生等5位副会长,宋金链秘书长,以及汪洋、杨宇良两位理事。按照事前安排好的计划,8月2日(星期六)上午6时30分,大家准时在南开区鼓楼广场马记富来饭庄集合,整装待发。原定9位考察组成员有7位准时抵达。另外两位成员因为突发状况未能到场,但是他们依旧通过短信、微信等方式表达了未能成行的惋惜与对考察组的祝愿,同时郭俊杰副会长还提供了车辆司机等保障支持。考察组一行9人(含司机)集结之后,经过分配,编为商务别克、奔驰两辆车。在引工程管理局车辆的引导下,大家踏上了考察引滦入津上游水环境的征程。行车途中,景物飞逝。别克车上,高绍林会长带着几位副会长认真对考察内容进行研讨,气氛十分热烈。奔驰车上,汪洋理事用摄像机记录着此行沿途的标志性水文地貌。按照原定的路线,考察组应该是津高速到宝坻北转京沈高速,然后到唐山西再转曹承高速。由于修路,路线临时做了调整,在京沈高速直行过唐山北,然后转迁西方向。当日适逢周末,又赶上七夕佳节,因此在沿途服务区车满为患,人流如织。在丰润服务区,很多来自北京、天津的市民都利用这个时间带领家人欢度周末。然而,考察组成员无暇顾及,全身心投入到水源地保护这一命题,深感上担子不轻。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Temporary Internet Files\Content.Word\3022363902.jpg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Temporary Internet Files\Content.Word\3022363824.jpg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Temporary Internet Files\Content.Word\302236420.jpg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Temporary Internet Files\Content.Word\3022363976.jpg
 首站:潘家口水库现状

  大约上午10时30分,考察组一行抵达水利部海委引滦工程管理局。徐士忠局长、李辉、赵建河副局长,以及工管处周广钢、赵恩灵副处长与考察组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座谈。首先,徐士忠局长、李辉副局长分别向考察组介绍了引工程管理局近年来的工作情况。他们在介绍中谈到,作为引滦入津的主体工程,河北省潘家口水库和大黑汀水库提供了天津市90%以上的用水量,然而近年来,上述两大水库水质的急剧下降,水源地和沿线地区的周边生态环境堪忧,导致水体受到严重污染,直接威胁到234公里外天津市的饮用水安全。介绍中穿插播放了两段水污染现状的视频,其中尾矿扬尘、挖山取石、网箱养鱼等问题引起了考察组的高度重视。大家愈发感到此行的重要性和肩上的责任。高绍林会长代表考察组说明此行造访的来意和初步计划,对于引工程管理局的大力支表示感谢。随后,双方就水污染保护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并参观了水文监测实验室。中午简单用餐后,考察组没有休息,马不停蹄开始了第一站实地考察,察看了天津、唐山的分流闸口,然后参观了“天津引第一站”。引滦入津工程1983年通水以来,截至2013年已向天津市供水159亿立方米,结束了天津市民喝苦咸水的历史,缓解了天津市的供水困难,成为天津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之后,考察组来到了潘家口水库、大黑汀水库。水库边缘,游泳者络绎不绝,水面上,网箱养鱼情况十分普遍,大多数区域的水体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随船进入潘家口水库,在中游的喜峰口水下长城附近,大小不一的网箱排列得密密麻麻,均用缆绳固定在岸边。李辉副局长称,上世纪80年代,潘家口水库上游来水多、污染源少,水质基本保持在一二类水。但随着上游经济的发展,工业企业排放废水的点源污染、农业使用化肥农药的面源法治以及网箱养鱼造成污染逐年升高。虽然近年来进行了污水处理,但面源污染仍十分突出。如网箱养鱼2002年时只有2万多箱,2011年海委调查时发现有6万多箱,潘家口水库有4.5万箱,大黑汀水库有1.5万箱。据李辉介绍,网箱养鱼过程中投放的饵料和产生的鱼类粪便沉在水底,便会导致氮磷升高,加剧水库富营养化。据分析,每年网箱养鱼饵料和排泄物中总氮、总磷排放量已占两座水库总污染负荷的近1/3。同时,大密度养鱼极易造成鱼类传染病的发生,导致鱼类死亡,腐败鱼体可能会造成水体的严重污染。2007年,潘家口水库9000多个网箱出现死鱼,不仅给养殖者带来巨大经济损失,而且使上游水质一度达到劣五类。同时,李辉也介绍了潘家口水库面临的管理困境。水体管理归引管理局,水面管理归河北省,过一分越权,少一分失位,存在管理冲突,不利于对点源、面源污染的综合整治。

  宽城:不能被忽视的源头

  通过水路,考察组来到了潘家口水库位于宽城的所辖区域,虽然在清河口码头的接洽地点上,引工程管理局与宽城县接待人员出现了一些沟通的问题。但是,考察组并未等待。高会长当机立断,一声令下,大家纷纷响应,弃船登岸,步行10余分钟,终于与宽城县接待人员汇合,乘车抵达蟠龙湖酒店。在酒店大堂,宽城县政府副县长张利民、县人大副主任葛月龙等领导热情欢迎考察组一行,并安排了工作晚餐。用餐时,张利民副县长与考察组回顾了引滦入津30余年的标志性事件,重点涉及从1973年国务院立项到工程完工在政策、执行方面的做法,以及现在宽城网箱养鱼对水体影响的现状以及当地居民生产生活情况。他开诚布公地提出,30年前,国家向作出贡献的村民人均每年补偿600元人民币。这个当时非常具有魄力的补偿额度,不但是当时全国农民年均纯收入的一倍,甚至高于1983年全国城市居民人均收入,大大稳定和激励了库区居民。然而,30年过去了,这个补偿额度并没有随着此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而提高。目前库区居民仍然拿着每年600元的补偿金,难以应付日常的生活开支,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出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为了解决库区居民生活贫困问题,当地政府把目光瞄向了两大水库,开始发展淡水养殖。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为了鼓励农民养鱼,推广初期,政府甚至为养鱼户无偿提供网箱和竹竿,税务部门则予以减税支持,淡水养殖逐步发展起来。20多年来,饲养高峰时期,两大水库淡水鱼养殖有近20万个网箱。经过治理,目前两大库区仍有近10万网箱,每年撒入的饲料数百万吨。现在,库区水体氮、磷含量逐年增高,富营养化日趋严重,水库越来越难以承受巨量饲料和鱼粪带来的生态污染压力。为此,天津市认为河北省水源地管理保护失职,河北省认为天津市对水源地补偿不足,国家也没有给出统筹协调的合理化方案,致使水库污染治理成为跨省的一大难题。

   破题:两地发展的最大公约数

  “水源地污染,其实说到底还是需要打破省际禁锢,加快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这次北大天津校友会来到宽城,就是希望了解当地居民生产生活情况。看看我们具体可以做点什么,帮助他们。”高绍林会长务实亲切的话语,以合作化解争议的方案,赢得在场各位的一致赞同。随后,双方就宽城如何转型升级方面的合作意向进行了深入探讨。关于宽城如何开发旅游产业,推进循环经济,改善教育培训等方面,大家集思广益,踊跃发言,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场面十分热烈。第二天用过早餐,考察组在宽城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金融办主任郭满权、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建的陪同下,登上快艇考察宽城的潜在旅游资源──“十里画廊”。船在水面上疾行,泛起朵朵浪花,考察组的内心也不平静。摄像机记录下了青山绿水,有辽代的古长城遗址,炮台,也有当地村民的网箱养鱼和船只。古今交融,政策变迁,环保凸显,理念激荡。考察组一边记录,一边询问,希望利用实地考察的有限时间多获取一些信息和资料,便于今后切实推动帮扶工作。上岸后,考察组驱车来到了正在开发的汉传佛教遗址,崇山峻岭之间,可见辽代高僧如塔悬空的坟茔。远处有烟雾缭绕的佛寺,近处也有一座正在兴建的庙宇。据介绍,这也是宽城为数不多的一处旅游开发景点,叫做万塔黄崖寺。随后,考察组继续上车,经过桲罗台镇,来到了宽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在这里,开发区书记李银向考察组介绍了包括利用页岩的墙体材料,饮料,包装等开工项目。在炎热高温的天气下,考察组挥汗如雨,但是大家听得认真,记得专注,不时插话提问,互动交流,气氛热烈。参观后,考察组一行来到了宽城县用工作午餐。席间,郭满权主任和王新建副局长分别表达了对考察组,特别是北大天津校友会的感谢。他们朴实真挚的话语谈到了这些年工作的难处苦处。为了保护水源地,当地居民的的确确做出了贡献和牺牲。就引滦入津工程的利益平衡来说,天津、河北两地始终绕不开水源保护区划定、网箱养鱼去留、建立补偿机制等核心问题,需要双方本着互信互利的原则,从大局出发,做长远规划。针对这些实际,考察组做了认真的纪录,也结合自身资源和能力,提出了一些富有建设性的建议。正如高绍林会长所说:“这次我们过来,饮水思源,就是要认认人,串串门,跟宽城好朋友接上头,建立良好的关系,然后从实际出发,充分发挥北大天津校友会的资源优势,切实帮助宽城企业转型升级。也希望我们能够给其他民间组织社会团体作出表率,进一步促成两地的深度合作,为水源地保护作出更大贡献。”跨越30年,天津与宽城的手握在了一起。午餐后,考察组一行结束了两天的行程,与宽城县同志依依惜别,然后驱车返回天津。途中,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而考察组也在认真结合实地考察的情况,对于帮扶工作进行深入思考,力争有计划、有步骤地促成合作事宜。希望尽快找到让两地建立起联络感情、互通有无的便捷途径。宋金链秘书长提议,返津后与郭主任联系,由他组织协调联系库区特困的家庭,家有孩子考上天津的,由我们为他们直接解决部分学费,先造成点影响,让他们知道起码也有天津人在给他们开始做点具体小事。以小事推动大事,北大天津校友会下周将召开常委会会议,具体谋划帮扶工作的具体措施,进一步动员广大校友集思广益、群策群力,真正为宽城人民做点实事,推动两地产业合作,为天津水源地保护,为美丽天津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

    


2015-02-28


2015年2月28日 09:23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